官鸠

不搞热的 只搞真的

嘉鬼 | 无题

一点点有感。
可以接我第一篇嘉鬼看。





其实在第三轮,再次见到鬼狐天冲的时候,嘉德罗斯内心惊讶大过了其他,也不怪他这么想,这个人消失了一整轮,除了被淘汰,似乎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鬼狐天冲坐在大厅椅子上,远望着被挡住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他视线下移一点,才注意到那明显的缺失。这才正常嘛,嘉德罗斯想。



他们并没有说话,鬼狐是明显少了一丝傲气,阴郁感更胜以前,周围无一人。嘉德罗斯多半是不屑,有什么好说的呢。旧倒是有的好叙,但是完全没有必要。怀念过去不是他会做的事情,对方看上去也一样。



反正都过去了,他们就像两条曾经相交的平行线,只会分别走向命运的终点,嘉德罗斯不想去分清,到底是为什么。









我是觉得,两个人真的很适合(爱或厌)
一个可能只会爱自己的人,和一个瞧不起万物厌弃弱者的人。
甜一点就是不懂自己是个什么心思的傲娇包子脸和你说什么都对我在听的狐狸。

有空会扩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8)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