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你知道小明的爷爷为啥活了一百岁吗

《小团圆》壹

*试个水,完成度不高
*嘉鬼雷狐帕狐,其他cp未定

“赌什么?”

嘉德罗斯不屑的问帕洛斯。

“您挑。”

“可是我对你这个赌场的东西都没兴趣怎么办。”嘉德罗斯说着伸手摸向荷官戴着白手套的手,鬼狐惊得耳朵一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拉了过去。

“不如我要这个荷官好了,你赌场这只狐狸看起来倒是相当有趣呢。”

猝不及防被拉入一个怀抱,耳廓传来微微的呵气,鬼狐心中暗骂轻浪,但也不敢挣扎惹怒这位暴君。

嘉德罗斯抱着美人心情好的不得了,选什么赌都让帕洛斯定了。

“那个先生,用不用我再叫一个荷官过来——还有能不能—别摸我的尾巴了。”

嘉德罗斯开一辆外表普通的黑色汽车,并不符合他平日作风,车内隐约有香茅和柠檬草混合的味道,放的音乐是老套的《致爱丽丝》,车里温度适宜,鬼狐打了几次瞌睡,闭上眼睛又猛然睁开,一副不信任的姿态,像是上课困极了的学生,如此折腾了几回,在等一个红绿灯时,鬼狐终于靠在副驾驶座上睡了过去。

“帕洛斯,你没事吧。”

嘉德罗斯离开后,佩利凑过来问还坐在椅子上的帕洛斯。

“没什么,难得输了一次心情不太好而已。”

“那只狐狸呢?”

“被嘉德罗斯带走了,这个也挺麻烦的。”

“和雷狮说这件事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哦佩利。”

“带走了?带走就带走了吧,我会让他给我乖乖送回来的。”

门前广场正中圆形喷泉伴着音乐起伏,发出哗哗水声,推开旋转门进入大厅,穿黑色衣服的侍应来回穿梭,大玻璃瓶里插着白色粉色的百合,散发出宜人芳香,嘉德罗斯快步走近服务台,询问是否有多余房间,得到肯定答案后,伸手拍了拍望着窗外发呆的鬼狐。

“身份证给我,办入住手续。”

肩膀猛的被拍了一下的鬼狐吓得耳朵一抖,从口袋里摸出身份证递给嘉德罗斯。

“八九年的,看不出来啊。”

“比你大十岁。”

鬼狐看着服务台还在忙碌,肚子咕噜响了一声才反应过来自己没吃晚饭,他敲了敲嘉德罗斯,你饿吗,我去面包店里买点东西吃。

“别跑了就行。”

鬼狐夹起一只夹着新鲜奶酪的全麦小圆面包,给嘉德罗斯挑了一块吞拿鱼三明治,他又想了想,才十九岁的小鬼,吃的想比也多一些,又拣了一盒章鱼小丸子,一齐拿到结账台上让店员拿去加热,等候烤箱预热的时间里,鬼狐又从冰箱里拿了一支冰淇淋和一盒卡士奶,连着面包一起结了账,装在牛皮纸袋里带回了酒店。

嘉德罗斯已经等在大厅,帽檐压低坐在沙发上,低头玩着手机,连鬼狐站在面前都没发现,鬼狐按他的帽檐,说走了,鬼鬼祟祟的窝在这儿干什么,跟没钱住酒店似的。

“牙尖嘴利的狐狸。”嘉德罗斯哼了一声站起来评价道。

“您试试不就知道了。”

进电梯,走过漫长环形通道,开门进入房间,房间里铺有灰白色地毯,一张大床,写字台上一只清水玻璃瓶插着大束玫瑰,中央空调发出轻微振动声音,鬼狐开了灯,把纸袋放在茶几上,“快吃吧,要不然我冰激凌要化了。”他说。

—tbc—

喜欢请告诉我,写的有点犹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140)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