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你知道小明的爷爷为啥活了一百岁吗

星锐/辰仁之美 | 无限世末(上)

很弱的丧尸加普通人主角又名父母爱情带着儿子和天降儿媳的车里蹲故事,有伏笔,不要指望精彩战斗场面。
不会很长。4k5看看反响吧,好久没写文。



中篇传送门



朱星杰咣咣砸门的时候,周锐还沉浸在睡梦中,他昨天晚上熬到两点才睡,此时被人扰了清梦分外暴躁,踩着拖鞋气呼呼的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看着朱星杰一下没站稳扑进来,还好他手快撑住鞋柜站稳,要不然身上又要添几道红痕,一句话也没说,先反手咣一声拉上门。

“大中午打扰人睡觉是件多惨无人道的事情你知道吗?”

周锐踢了拖鞋又倒回床上,拉起被子捂着脸抱怨。

“人道?这时候你还有心情睡觉?你从昨天睡到现在没出门吗。”

朱星杰一脸拿你怎么办和不想和你讲话的表情,他累的够呛,又跑得口干,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直接用行动代替了解释。他站起来,把周锐从床上拉起来走到窗边,哗一下拉开遮光窗帘说:“你自己看看吧。”

“什么呀……”周锐抱怨着看下去。愣在了窗台边,看着底下人与人撕咬的场景,呃,或许不能称为人。直接闭了嘴,后退几步坐回床上。

周锐狠狠掐了朱星杰一下,收获了重庆人一枚白眼。确认自己没在做梦。


去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回来盘腿坐在床上,他仔细在脑海里措辞。才发现朱星杰白球鞋上溅着星星点点的血迹,鞋底踩上地板留下污黑鞋印。周锐一向胆子很大,自称鬼屋一霸,此时联想外面情形竟有点犯恶,看着鞋的主人累瘫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的样子,周锐堪堪按捺下去让朱星杰去换鞋和衣服的念头。

虽然他有点心疼自己刚拖的地板。



留周锐自己在床上消化现实和思考人生,朱星杰先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熟门熟路的摸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来两罐冰镇啤酒,拉开拉环,从缝隙中挤出的泡沫顺着罐身淌下,啪嗒一声落在手机屏幕里的时钟上,指针指向三点。

看着时间朱星杰才后知后觉的饿了,紧张感散去后胃开始造反,咕噜咕噜的叫起来。

房间里很安静,窗外隐隐约约传来风声簌簌,还有其他可疑声音。周锐抬起头看了看朱星杰,后者冲他尴尬的笑了笑。

“我先去做点吃的,没准一会什么时候就断电了。”周锐叹了口气继续说,“你试着给彦辰打个电话吧,想吃面条吗。”



热水蒸腾起一缕缕热气,周锐怕他烫到,面先过了一边冷水,用热水融了调味料拌进去,煎了几个鸡蛋,熟食切片青菜过水。三点二十,厨房里传来声音,周锐招呼朱星杰过去拿面,朱星杰仰头喝了最后一口啤酒,捏瘪罐子扔进垃圾桶。

架了个简易小书桌,两个人一人端着一碗泡面,坐在一起商量怎么办。



“我们只是普通人而已。”

“嗯。”

“所以,你为什么会来找我。”

“啊?”朱星杰咬着筷子尖,周锐这个问题问的他有点意外,他又摧残了几下筷子,“我正好在附近商场,想了想离你这边近,就过来了。”

朱星杰解释的声音慢慢低下去,“虽然分手了,但也还是朋友,第一个就想到你了……”



周锐保持坐在床上的姿势低着头嗯了一声,算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周彦辰呢?”

“那家伙昨天晚上和丁泽仁一起出去了。一直没回来。”

“这是有情况了吗。”

周锐平淡的语气仿佛问的是个陈述句。低头吃面的朱星杰被周锐吓得一口吞了一个鸡蛋,拼命咳嗽起来,喝了几口水才顺下去。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认真的,没开玩笑。”

朱星杰咳嗽两声起来喝水,岔开话题。

“那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想啊?家里住不了多久,水电供应应该很快就会断掉。”

“嗯,那就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你的车怎么样?”

“在车库里,油刚加了几天。”

“你想去找彦辰吗?”

“随缘吧,外面乱七八糟的,电话也打不通,能找到就一起走呗。”



吃完饭碗筷就堆在厨房,没人有心情去洗它们。



两个人看起来似乎都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但周锐晚上还是失眠了,躺在床上摆弄手机,试着联网,圈圈转着加载出来一个网络拥挤,好友列表一片灰暗,他仍存着一些希望,存着睁开眼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的希望入睡了。

朱星杰睡了一会,习惯晚睡的生物钟唤醒了他,听着窗外偶尔传来的哀号声,睡意被纷乱思绪打糟。他和周锐不一样,十二个小时前他刚刚直面了丧尸潮的爆发,回想一起仍像梦一样。



他运气还算不错,丧尸在商场里集中爆发的时候,他还在车上听音乐假寐,直接从地下车库里开车出来,嗬嗬吼叫的丧尸向着行驶中的车扑过来,砸在挡风玻璃上,又滑到地上,朱星杰踩了刹车,一瞬间有些发懵。等丧尸又爬起来,挠他车窗玻璃的时候才回笼思绪,踩了油门轧过去的时候,他没敢往后看,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这些丧尸都没什么脑子。只会拥挤着向前行走。



朱星杰也没想太多,直接开到了周锐家楼下,很勇的直接出来,然后狼狈的被追着跑进电梯,出来后咣咣砸周锐家的门。

回忆起白天的情景,脑海愈发清明,他坐起来,试着给周彦辰拨了个电话,无人接听。朱星杰穿了件白色背心,还是之前留在周锐家的,整个人坐在在月光下,露出来的皮肉白的发亮,碰撞出的淤青格外明显,他又检查了一下全身上下,没有伤口,复又躺下试图入眠。



早上六点,昨天定好的闹铃准时响起,朱星杰调了首歌出来放,缓解一下凝重气氛,哼着歌收拾东西,两个人的衣服杂物满满当当塞了一箱子,跪在上面压着才勉强拉上拉链。



早餐还是面条,周锐几乎把冰箱里的东西都翻了出来煮在一起,像简单版火锅。一大碗重重墩在餐桌上。

“来吃饭了,吃饱了好上路。”

朱星杰夹了一筷子芋头,蘸了点老干妈,没在意说话不讲吉利的某人。

“我们一会儿怎么下楼,走楼梯还是电梯。”

“楼梯吧,电梯万一卡在里面。”

楼道里没有人,丧尸也没有,白墙上溅着不明液体,没人想去研究一下。两个人贴着栏杆轻手轻脚的走,出人意料的顺利坐上了车。



周锐调出来地图和导航。

“嗯……去那个商场吧。离得近些。”

一路上的情景萧瑟安静,时不时有几只丧尸慢悠悠的走过去,车轮压在枯叶上的清脆声响都听得清晰,往日繁华城市失去了它的热闹,留下一地狼藉。

周锐从车上跳下来,留意了一下周围环境。凑近车窗朝着还在车里的朱星杰说话,“记得关车窗,天窗也关好。我可不想回来以后有几只僵尸在车里迎接我们。”

商场里面空空荡荡,两人直奔超市食品区,货架被撞得东倒西歪,食物什么的倒是余下不少。

一箱牛肉罐头,午餐肉,维生素,周锐又拿了些高浓度的白酒,统统都放到购物车里。烤炉,一箱碳,手电筒,一板电池,他也没想车里能不能装那么多,先拿了再说。

朱星杰先推了辆车搬东西回去,为了节省时间让周锐先在原地找。

周锐待在原地也没闲着,搬开一袋面巾纸,措不及防和一只丧尸撞了个面对面,他把刚从厨房用具那里拿来防身的菜刀抡出去,转身开跑。

商场又大,货架被撞的乱七八糟,他又是第一次来这里,指示牌又一个都找不见,瞎跑了一会,周锐成功在甩掉僵尸的同时,把自己绕迷路了。

朱星杰返回来的时候,远远的没看到应该等在原地的周锐,升起一丝惊慌,加速跑过来后在一堆被撞翻的卫生纸卷后面,发现一只被砍断脖子的丧尸,周围溅着一滩腐烂血肉。

不安感在心头蔓延,朱星杰想大喊,又怕招来更多的丧尸,习惯了现代科技的人,想拨个电话,手机不仅没信号,连电力都岌岌可危,朱星杰暴躁地摔了一包纸,看着屏幕上的自拍慢慢黯淡,认命的顺着半径寻找周锐。



另一边,周锐路过商场的监控室,寻思去看看监控会不会有什么,周锐撩起衣服擦了擦跑出来的汗,头发塞进帽子里,将一边耳朵贴近门,仔细听里面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同时轻轻压下门把手推开。

里面没丧尸,一只都没有,大活人倒是有一个,他的亲认小宝贝扑过来,委委屈屈地曲着两条长腿挂在周锐脖子上,后者半吓半气,直接敲了周彦辰一个爆栗。喇叭花好不容易抑制住吼他的冲动,压低嗓门训他。

“你他妈是想挨刀子吗,要不是我刚被丧尸追的时候把刀扔了,我现在估计在和你杰哥商量让谁给你捧车头牌你知道吗?”

挨了顿训的周彦辰从周锐身边溜开,躲到旁边用被子蒙住头,又把脑袋伸出来说,“锐哥,锁门。”



“我以为是丧尸跳我身上,差点被你吓死你,你想成为地里小白菜吗。”

从惊吓中回复过来的周锐抚着胸口,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丁泽仁盘腿坐在地上,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们,就差抱着杯爆米花就可乐看戏。

自己的仙女形象早就在小朋友面前丢得一干二净,周锐捋了一把头发,想起自己的目的,凑到监控器前仔细看。



“锐哥你找什么呢?”

“我看看朱星杰在哪呢。”

“啊?杰哥也在啊,费这个劲干嘛。多费眼睛。”

周彦辰走到一边拍了拍麦试音,声音回荡在整栋大楼,“朱星杰小朋友,朱星杰小朋友,周锐小朋友带了两箱旺仔牛奶给你,请前往二楼西北角的监控室领取。朱星杰小朋友——”

“你就皮吧。”

周锐叹了口气,后退几步和丁泽仁并排坐在一起,等朱星杰上来揍这个熊孩子一顿。

过了一会传来敲门声,朱星杰累的一进门就跪坐在地上,他这两天运动量快抵得上过去一个月的量,累的话都不想说,没力气和周彦辰计较刚刚广播说的话。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周彦辰从抽屉里摸出来两罐可乐,咕噜咕噜灌了两口,喝的太急还没开口就打了个气嗝。

“我和泽仁两个人一起逛超市,嗝,然后就跑进来人翻东西,翻着翻着,嗝,就开始互相咬人。”喝两口可乐压下去,“我看着不对劲,就装了东西拉着泽仁来监控室蹲着,嗝,杰哥你们喝可乐吗。我这里还有。”

周彦辰哗啦一拉抽屉,里面整整齐齐排着十来罐,丁泽仁在一边瞪圆了眼睛,“你什么时候拿了这么多?”

“不知道谁跑得时候带翻了可乐堆,滚了一地,想着万一以后都喝不着了——”

“诶周锐你打我干什么。”

“别瞎说话。”

“哦我说万一以后都喝不着了怎么办,我就揣了一堆拿上了。”

周锐别过头去懒得理他。

“东西都吃完了我还和泽仁商量怎么办呢,你们就来了。”

“挺巧的,这样都能遇到,咱们真是缘分,一辈子的兄弟。”

接下来的事情四个人一拍即合,收拾了一下就挨个从监控室里出来,刚刚丁泽仁看了一遍监控,商场里大致安全,他提议再去找点在车上吃的食物。

丁泽仁伸手去够货架上方的一盒红烧肉罐头,短款上衣抻起来一节,侧腰露了出来,周锐就站在旁边推车,一扫眼,看到丁泽仁身上有道刚刚愈合的粉红疤痕,十几厘米长。周锐暗了暗眼眸,什么也没说,往周彦辰身上多塞了一把水果刀。

推着购物车出来,在停车场寻摸了一会,四个人敲定找了辆SUV,钥匙还插在车上,后座上还放着一个儿童安全座椅。丁泽仁叹了口气,把安全座椅放到外面,几样零碎的玩具留了下来,摇晃时发出塑料粒碰撞的声音。

朱星杰的意思是想找辆越野,不过也没什么人开越野来逛商场,就找了辆能装的凑活一下,后备箱和没坐人的地方都塞得满满当当。

最后清点了一边东西,一脚油门,拐弯驶出了停车场。



“往西北走,那里相对人少,天气冷,干燥,我们走通常进藏路线,沿途加油站也有,路边看到便利店,车什么的,记得喊停。”

周锐在地图上指指点点,画了条路线出来,没人认真听他讲话,他也习惯了,把地图收起来,帮开车的朱星杰调导航。

【两天后】

丁泽仁伴着清晨的阳光睁开眼睛,他是一向早睡早起,现在又缺乏娱乐活动,偶尔撺掇朱星杰变个魔术玩玩,此外除了睡觉聊天就是看看沿途风景。

他听到一点声音,转过头,发现一只丧尸趴在窗玻璃上看他,用没指甲的手挠玻璃。为了不吵醒还在睡觉的三个人,想着它也进不来,丁泽仁冲着丧尸挥了挥手,又比了个爱心,换着花样来来回回比了好几种。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丧尸会不会对眼。他还没来得及实施行动,手腕就被人从后面握住了。

“大清早有空调戏丧尸,都不如调戏调戏我。”

周彦辰其实早就醒了,闭着眼睛不想动弹,听到响动后看着丁泽仁没心没肺的逗丧尸,被灾难和无聊浸扰的阴霾散去不少,越看他越可爱,不管外面还有个围观群众,抱着亲了亲小朋友。



—TBC—



想要评论,结局想好了,不是be可以放心。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38)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