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不搞热的 只搞真的

《第九十九号密室——Caterpillar Yard超能力侦探社序》

 官鸠视角自述初遇

第一次遇到严行他们的时候,我正在对付我的晚饭,没有刀子,还好有把剪刀,凑合费了半天力剪下来一截翅膀,还沾着脏兮兮的羽毛。哪来的?你是说剪刀吗?随身带的。不要问我翅膀是哪来的,问我也不会说的。




用快要报废的剪刀把毛剪剪干净,从内心悲哀的幻想成牛肉刺身什么的。



我有点累了,还剩了一点,胃里烧灼感已经褪去,打算过会儿去找点正经能吃的。本来背包里有吃的,结果跑着跑着弄丢了,就很悲伤。

我正把一把碎骨头拨弄的发响,缓解一下无聊的气氛,让休息时间不那么无聊。想着一会儿应该往哪个方向走。可能是因为太累了,等从骨头碰撞声中听见脚步声的时候,声音的主人已经慢慢走了过来,为首的穿了件很酷的七彩内搭,染个挺非的头发,把一地乱毛和碎骨头的荒地走出了米兰大秀的气场。后面还跟着几个人,视力阻碍了我看清楚他们的脸,大致看出来个一男一女,还有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算人类的小姑娘。

反正看起来都不大好惹,几天都没睡个好觉的我陷入惊慌,第一反应害怕他们把我吃掉,老祖宗的智慧告诉我们,三十六计走为上,然后我就用刚刚觉醒没一个小时的超能力,呃,瞬移吧,麻溜的逃走了。

后来熟悉了些后瞻鹓跟我说,以为我会运气不好传送掉进海里,直接被淹死了之类的。不过我还算运气好,闭眼传到了某个湖旁的一丛水草里。在水草和泥上安全着陆,还没来得及嫌脏,就是,这么一折腾,该死的又饿了。



不如先睡一觉吧……

有句俗话说得好,山不转路转,路不转水相逢。

等我从睡梦里转醒,染着头发那看起来就很强的七彩哥,就蹲在我面前和我撞了个眼对眼。

……

“命运的邂逅啊,哥。天地良心,我只想想在这睡一觉,然后抓条鱼。”

我小心的措了下辞,松了力躺在刚被我睡出一个窝的地方,打算听天由命。



算了,被吃掉就吃吧,好累不想跑了。

后来的发展比较出乎意料,比较啰嗦总结一下大致就是,要不加入我们不然就等着被吃掉(这句删掉),非常顺利和平的加入了他们的,呃,团体。



那个我瞄到的不知道是人类的小姑娘,是团里的奶妈,我很喜欢团栗毛绒绒的耳朵,很想伸手摸一摸,但旁边另一个风精灵,看起来就很能打的叫五竹的,很凶狠的盯着我的手。没什么战斗力的我怂得缩了回来。



这个团,有奶有战斗力,不知道有没有狗头军师。我躺在一块勉强称为床的地方,脑子里忽然冒出来这么个想法。改天可以去问问严行,有没有意愿招一个。



抱大腿过了几天正常人类的生活,我深刻反省,早知道就不跑了,严行的能力真的很酷,我回想了一下那截惨兮兮的翅膀,遗憾于还没来得及让严行帮我烤一次肉,就被招安了。




好像很烂尾,就这样吧。也很流水u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8)
  1. 官鸠官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aterpillar Yard侦探社
    官鸠自述视角初遇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