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不搞热的 只搞真的

柚豆 / 想要和你结婚(上)

翻译,是翻译,而且很渣,很奇怪。

请去AO3支持原作者,无授权(因为我ao3发不了私信...)侵删,一切荣誉归于原作者,更大的荣誉归于两位选手,我只是做了一点翻译。

可能出现的情况

渣翻  hanyu→韩愈

拖更  微博@官鸠同学提不起劲

不要上升

前车之鉴先说好,不要把同人当言灵,写什么成什么我早写【哔——】。

时间线,2022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后

羽生结弦是认真的,而滑冰选手们认为这是电视剧中的情景发生在了生活里。

一个羽生说服昌磨嫁给他的故事。

简介:

宇野昌磨并不想结婚,但他不想永远孤独。

羽生结弦想结婚,但必须和昌磨一起。

宇野昌磨没有被打动,是吗?

原作者注:

我真的想挑战我对宇野昌磨的描述。所以我试着写一门心思专注于当下的宇野昌磨。我主要想写傲娇的昌磨,让羽生为了攻略傲娇而努力。这就是我的想法。《算命先生访谈》是我的灵感来源

不要期望频繁的更新,对不起……

让我知道你的想法:)


“宇野昌磨在哪里?”羽生结弦把装着食物的托盘放在田中刑事旁边的桌子上。

“他说他不想见到你,”田中刑事说,他最终成了羽生结弦和宇野昌磨两人之间的传话筒。

昨天,他和羽生在房间里进行了激烈的对话。在争论的时候,宇野昌磨冲进他们的房间,告诉田中刑事不要叫醒他,因为他不想看到羽生结弦。

田中刑事对现在的情况非常困惑,但他尊重他朋友的愿望,认为他们最终会解决好的。

“为什么?”羽生结弦极其严肃地问道。他用手里的筷子狠狠的扎了一下盘子里无辜的鸡蛋,盯着田中刑事。

“我不知道,他不会告诉我你对他说的什么话,让他生气了。”田中刑事说。

“哦,羽生结弦,”陈巍从另一个餐桌走过来,边打招呼边拍了拍羽生结弦的肩膀。羽生结弦摇了摇头,脸色看起来古怪而严肃。他意识到自己在怒视着陈巍,觉得不太好,于是把脸色换成了平常时快乐的样子。

“是的,陈巍,你需要什么帮助吗?””羽生结弦友善地问。

“宇野昌磨说他想和我交换训练的时间,所以现在我和你们一起为晚会排练,”陈巍说。“他要我告诉你?”“羽生结弦的脸色不好看起来,怒气具现化成黑雾萦绕在旁边。陈巍看着田中刑事,田中看起来不在乎,也不想管羽生结弦的愤怒表情,陈巍决定离开,留下一句“我会在训练场与你们碰面。”

“谢谢你,陈巍。”田中有些迟钝的挥手和他告别。“我现在就准备好,看看能不能从宇野昌磨那里得到一些信息。”不过别期望太高,”田中刑事拍了拍羽生结弦的肩膀,拿起盘子离开了。羽生结弦太专注于自己的脑子里的想法,以至于他甚至都没注意到Kaori坐了下来。

“羽生结弦桑?”kaori问道。

“嗯?”

“我想问你是否还好?””她轻声说。

“为什么这么问我?“我很好。”羽生结弦回答。

“嗯,你一直在对每个人怒目而视,他们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丑吗?”羽生结弦突然问道。

她脸红了,慌慌张张地问:“一点也不,为什么这么问我?”

“那他为什么不同意和我约会呢?””羽生结弦问道。

“谁?”kaori问道,她陷入了困惑。

“宇野昌磨,”羽生结弦说,他终于抬起头直视了kaori。

“我感觉,羽生结弦讨厌我,”陈巍在准备训练时对周知方说。

“你为什么这么想?””周知方问道。

“Vince,他瞪着我就像恨我一样,”陈巍说。

“我觉得你反应过度了,那个人绝对不恨任何人。”周知方说。

陈巍说:“但我告诉他我和宇野昌磨换班了以后,他脸色很糟糕,而且看起来不想和我在一起训练。”

周知方突然大笑起来:“你真的很迟钝。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暴躁。”

“真的吗?为什么?”

“嘿,宇野昌磨,到你练习的时间该起床了,”田中刑事一边戳着熟睡中的宇野昌磨一边说。宇野昌磨睁开眼睛,睡意朦胧的样子,疲倦地眨了眨眼,转过身来。

“羽生结弦在吗?”宇野昌磨问道。

“不,他已经训练完了,”田中刑事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避开他。宇野昌磨突然站起来,随便找了一套衣服穿上,抓起他的练习包,朝田中刑事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田中刑事匆忙抓起手机输入他的发现。

宇野昌磨在电梯里偶遇了金博洋,无聊的开始互相寒暄。“嘿,我听说羽生结弦今天在冰上表现不太好,显然他今天早上也非常生气。”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宇野昌磨冷淡地说,博洋迷惑不解的看着他。上午陈巍告诉他,羽生和宇野两人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但宇野昌磨看上去并没有受到影响。【但老实说,金博洋有一半时间都没能说出他的感受。】“咱们出去逛逛吧。”宇野昌磨突然说,“你知道有什么好去处吗?”

“你不想和田中刑事或羽生结弦玩电子游戏吗?”金博洋问道。

宇野昌磨只是摇了摇头。

“那我可以带你到四处看看!我早就对附近做过功课,所以我知道一些好玩的地方。如果你想加入的话,我们可以约陈巍和周知方一起出去? ”

“当然!宇野昌磨说,他笑了,金博洋觉得很困惑。“那我今晚去找你你。”金博洋向宇野昌磨挥手告别。

金博洋正要和他的教练见面,这时他听到了喊声,“金博洋”。金博洋转过身来,和本田真凛面对面。他从来没有和那个女孩说过话,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和他说话。

“你知道宇野昌磨和羽生结弦之间发生了什么吗?””她问道。

“不知道?”

她说:“田中和我认为他会崩溃,至少会找别人倾诉一些事情。”她向他鞠了一躬,然后从走廊上消失了。金博洋非常非常困惑。他来这里是为了参加演出而不是参与一些高水平的戏剧,好吧,也许他参加了。这有点令人兴奋。

“费尔南德兹,我该怎么办?””羽生结弦绝望地问。他在床上滚来滚去,让哈维尔头晕目眩。

“我不知道,放弃吧?””哈维尔说。

“你应该支持我的!”羽生结弦愤怒地说,他停了下来,生气地看着哈维尔。当羽生结弦的脸色变化很快的时候,很难把他当回事。

“我是,告诉我你的计划‘让宇野昌磨和羽生结弦结婚,是一个可怕的想法。”

“为什么?羽生结弦真的很困惑。

“也许是因为你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同性恋,你甚至都不和他先约会?””哈维尔回答说。

“这就是为什么我让他先和我约会,”羽生结弦说。

“他说不,”哈维尔说,“去找别人。”有一群人想和你结婚。不要让他接受你奇怪的幻想。

“这不是的重点,Javi,我必须选他。”

“为什么?”

“因为这是必须的,”羽生结弦严肃地说。他试图告诉哈维尔一些哈维尔无法理解的事情。他没有告诉哈维尔全部原因。

“你说的没有道理,”哈维尔说。他年纪太大了,太累了,应付不了这种戏剧。

“javiiiiiiiii,”羽生结弦对着哈维尔疲倦地叹了口气。他真的,他是他最好的朋友;但有时,他对那些最有可能无法解决的事情却固执己见。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哈维尔问道。但羽生结弦是羽生结弦,他会想出如何使不可能变为可能。就像把他的小而安静的朋友掰弯。如果他不是同性恋的话。但那不关他的事,他也不在乎。现在他不得不小心了,哈维尔又叹了口气。这将是羽生结弦的一项艰巨任务。

“我怎样才能让他喜欢我呢?””羽生结弦问道。

“嗯,首先,这并不是让他24小时不停地烦恼,”哈维尔说。

“宇野昌磨,你今天怎么了?””美穗子问道。

“没什么,”宇野昌磨说,他刚刚在跳一个很久之前就能完成的很好的四周跳时摔倒了。

“宇野昌磨,”美穗子说,“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不想和你一起工作。”它会强化坏习惯。”

“我很好,只是有点累。”美穗子挑起了眉头,不买他的借口。

“什么真的打扰你了吗?”美穗子轻声问道。宇野昌磨看着美穗子,她明白了。从他很小的时候起,她就和他在一起,她能理解他的每一个眼神,大多数时候,是谁或者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感觉,“羽生结弦?”

他说:“他说了一些话,现在我感觉有点不舒服。”

“他怎么说?”

“没什么要紧的,”宇野昌磨说着,两颊通红。

美穗子说:“显然,这对你来说非常重要,他让你做不好四周跳。”

“我可以和你谈谈这件事吗?”宇野昌磨问道。“这里人太多了,”宇野昌磨说。

“当然,”她和蔼地说。宇野昌磨穿上鞋套,跟着美穗子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羽生对你说了什么?”

宇野昌磨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靠近美穗子,“他在一次约会中问我,”宇野昌磨说。美穗子笑了,宇野昌磨看起来很生气,因为她对他的问题不以为然。

“怎么了?”

“太麻烦了,我不喜欢他想挑起的任何麻烦。”他不喜欢浪漫,因为浪漫需要付出努力,而与羽生结弦约会的想法让他筋疲力尽。他很喜欢羽生结弦,他是一个好朋友,他很照顾宇野昌磨。但是,让羽生结弦兴奋地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宇野昌磨身上的想法实在是让人筋疲力尽。

“宇野昌磨,就我所知,你还没有和任何人约会过,就像你是个青春期前的孩子一样。”这甚至不能被认为是约会。“和某人约会有什么错,尤其是羽生结弦?”

“我仍然有连接来满足我的需要,这有什么错?”“I still have hookups to take care of my needs, what’s wrong with that?”

“你不想结婚,但你不想一个人呆着。”你自己告诉我的,”美穗子说。当他想到这一点时,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羽生结弦是个可爱的男孩,他很认真。”

“你是说我应该和羽生结弦约会吗?””宇野昌磨问道。

“你应该做你想做的,”美穗子说,“但是如果羽生结弦让你的滑冰水准降低这么多,也许你至少应该和他好好谈谈。”显然,他今天早上也不好过。

“宇野昌磨在哪?来自溜冰场的羽生结弦问道。宇野昌磨看着美穗子帮忙,她只是微笑着挥手示意羽生结弦,这里的训练已经结束了。宇野昌磨想哭,他不想面对他整天躲着的那个人。羽生结弦慢慢地走了过来,好像他在想该说什么,而宇野昌磨却因为避开了他而感到很难过。美穗子拍了拍肩膀,说了些关于浴室的事。

“嘿宇野昌磨”,羽生结弦先打了个招呼。

“嗨羽生结弦 宇野昌磨回了他一个同样僵硬的招呼。“对不起,最近一直避开和你一起的活动。”

“现在是和你谈谈的好时候吗?”羽生结弦问,他平时开朗、爱表达的自己被压抑了起来。

“嗯,当然。宇野昌磨一边咒骂自己的笨拙,一边说。

“我只是想向你道歉,昨天这么突然地问你,”羽生结弦说。羽生结弦给了他一款宇野昌磨期待在日本发行的游戏。他还记得曾向羽生结弦随便提过,问他是不是在加拿大。宇野昌磨拿起它,摸不着头脑。

“什么?当他咒骂自己的愚蠢时,他没有提出一个更好的回答。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想认真地追求你。”他给了宇野昌磨一个快速的拥抱,然后开心地溜走了。宇野昌磨的情绪现在变得一团糟。他不喜欢这个。他喜欢简单的东西。他的心跳为什么?他感到有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急急忙忙地转过身来,想找到金博洋。

“那是什么?”金博洋问道。

“我不知道,”宇野昌磨说,他真的没有。

“我并不想让你觉得尴尬,但你知道整个溜冰场都在看着你,”博扬指着那个满是观看过之前的互动的滑冰选手的溜冰场说。他们一看见宇野昌磨在看他们,就马上回来溜冰。宇野昌磨想找个洞钻进去。

—tbc—

标签: 柚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7)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