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不搞热的 只搞真的

《常住阳光里》

远古的热度点文你们还记得吗。
一个我自己很喜欢但是还没构架好的世界观。

墨绿色的天空上,

蓝色的星星闪烁着。

一辆南瓜车急停在深红色的草坪上。

一个浅绿色头发,桃色瞳孔的女孩子盘腿坐在草地上,看着刚刚被南瓜车上丢下来的八个人,笑吟吟的说:“嘿,各位别装死了,小心一会有怪兽把你们吃掉,来,让我认识一下你们。 ”

………………

“嗯,这次看起来质量不错呢。”

女孩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墨绿长袍,拿出一沓纸说,“这里是游戏规则,好好休息下吧,明天见。”

“姐姐,然后呢。”
小男孩坐在长袍女孩的腿上,好奇的问。
“然后开始玩游戏啊。”

“诶呀我艹这怪血真厚啊,我撑不住了谁来奶我一口啊。”狮子一边大呼小叫着呼救,一边丢着火球。
然后局长在后面一刀捅死了怪。
“奶你妹啊,你是有多弱啊,狮子。”
受到了嘲讽的狮子表示很生气。
十分生气的狮子对局长发动了攻击,局长对他笑的意味深长。
“pong~”
狮子被路人在背后袭击了。
“狗一样的夫夫。”
看着走远的那两个人,趴在地上的狮子表示自己很受伤,需要一个牧师的安慰。

“那他们在玩什么游戏啊,姐姐。”
“就是玩啊,为了实现他们的愿望。”

lex将手里的刀朝着一只飞速奔跑过来的星龙横着飞过去,然后刀打偏了,狠狠的打在了树上……
“诶呀我艹。”
lex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应该直接跑还是抱头装死时,树缓缓的倒了下来,正正好压住了逐渐靠近的星龙。
lex把手里的刀甩出去补了一刀,然后强行忽略身后路人甲的笑声。
“笑你妹啊,还不快点给我补点血,要死啦。”lex转头闭着眼睛喊到。

路人甲笑着低下头,亲了一口闭着眼睛的lex,给他补了血。

“噫,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对不对啊,漏漏。”
“嗯,对的,我什么都没看到。”,哦漏一边说一边用手捂住了眼睛。

浅绿色头发的女孩挂在最高的大树上 冲着下面的人喊到:“你们要被传送到上一层了,做好准备啊,哦还有,队伍已经分好了的,被分成三队啊……”

“pong……”女孩从树上一头栽了下来。

血迹斑斑,锈迹遍布的地铁站。
缓慢运转的机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老旧的灯箱无力的闪烁着。

路人擦了一下汗,语气不善的抱怨道:
“我去这是什么鬼地方。”

“下一列地铁即将进站,要上车的旅客请注意……”机械冰冷的女声毫无感情的播报着。

“那,我们上车吗。”
“肯定要上的啊,不上我们干什么。”

地铁缓缓的开了过来,门艰难的打开,
背后有僵尸涌了过来,局长和路人赶快上了车,车厢并不多,不到十节,有些座椅已经被摧毁,车厢里还有子弹射击过的痕迹。

在压抑的气氛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握了一下对方的手,默默的填好了子弹,补满蓝,或者擦干净刀柄上的血迹。

车子缓慢驶入车站,站台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僵尸。

“砰……”路人举枪射击,血腥味弥漫开来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僵尸呢。”小男孩奶声奶气的问。
“好久以前的事了,打仗的时候被丢了原子弹,结果还有人在地铁站里,来不及出来就被封住了,后来城市也被废弃了……”

地铁不断的行驶着,似乎没有尽头。

打斗中,一只僵尸塞给摔倒了的路人一枚星星。

夜晚的寒风呼啸着穿过草原,草上结了一层薄冰,踩上去发出碎裂的声音,狮子举着一个火把,带着另外三个人慢慢的行走,整个草原笼罩在黑暗中,风声犹如千万只深渊中的恶鬼在号哭,听的人毛骨悚然。

“离城里还有多久。”白鼠裹了裹衣服问到。
狮子掏出怀里的地图,看了看说:
“嗯,从地图上看……”

“砰……”

一只野豹在半空被击出血花,直直的飞了出去,lex弯腰看了看那只豹子,忽然抬头,与身边的路人甲同时听到了嘈杂的人声。

lex有些懊恼的说:“糟糕,不应该开枪的,希望被引来的不人是太多。”

远方有火把闪烁,不少的人涌了过来,几乎都是男人,身穿兽皮长衫,厚厚的长裤和皮靴,还系着一袭黑色的布裙,正是北族的服饰。

为首的青年男人恶狠狠的说了几句北语。

“…………”四人一脸懵逼的面面相觑。

那个年轻的男人又说了几句什么,语气明显不善了起来,一个女孩子凑过去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向着狮子他们走过来。

“我叫桑岷,是北族人,你们想说什么。”
白鼠迟疑了一下回答道:
“我们没有恶意,我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桑岷一边示意身后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一边不信任的打量着白鼠,lex把枪递给白鼠,白鼠走前几步,把枪轻轻的放在地上。

“我们首领的女儿不见了,六岁,穿的衣服和我们是一样的,你们有看到吗。”
“没有……她不见了吗。”
“你们能不能帮我们找,找到了这个给你们。”
桑岷摊开手,手心里是两枚星星。

“那他们最后找到了吗。”
“最后找到了啊,只不过找到的是一具尸体而已。”
女孩将小男孩抱在腿上,摸着他的头说。

飞机升入了平流层,开始平稳的飞行,旅客们开始放松起来,哦漏去洗手间用水洗了一把脸 ,对着窄小的镜子端详了一会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洗手间里出来,慢慢的走回座位,

气氛有点怪怪的,哦漏躺在座位上想。

“有人见过七排B座的一个小男孩吗,穿着蓝白格子的衬衫 大约七八岁的样子。”

哦漏朦朦胧胧的听见广播的声音,空乘的声音似乎有一点焦急。

“有人不见了吗。”,哦漏揉着眼睛询问KB。

KB放下手里的杂志揉了揉哦漏的头回答道:
“应该是熊孩子到处乱跑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好好睡一觉吧。”

“我想去洗把脸,离开一下。”

哦漏沿着飞机过道慢慢的行走,活动着因坐了太久而感到酸软的双腿,环顾四周,乘客们依旧已酣睡居多,哦漏轻轻的走动着,抬起头活动了了一下脖子,这时,他发现了一个不易觉察却确实存在的现象,

乘客变少了。

上一次他去洗手间的时候,每一排的座位都是满的,而现在差不多每一排都空着几个位置,哦漏心一沉,跑回自己的座位,推醒了KB。

“怎么了。”
“又有乘客不见了。”
“……”

哦漏拉着KB在过道上走着,刚刚还在座位上的寥寥几位乘客已经全部消失了,KB掀开了分隔机组成员和乘客的帘子。

帘子后面空无一人。

刚刚吃过的午餐盒还放在推车上,咖啡机还在缓慢的运转,散发着香气,可是人呢……

KB和哦漏开始检查飞机的每一个角落,照明的灯光变得不再柔和,机舱内的温度不断的升高,飞机似乎在不断的融化,每一排座位都在不断的坍塌和消失。

穿着蓝白格子衬衫的小男孩躲在遮阳板下手握一枚星星的吊坠偷偷的笑。

“姐姐,那些人都哪里去了呢?”
“被小男孩藏起来了啊。”女孩把小男孩往上抱了抱,笑着回答道。
“那他为什么要把他们藏起来呢。”
“因为他太寂寞了啊。”

沉默而寂寥的航程,

船桨拍打着海面发出“哗——啪”,“哗——啪”的声音,偶尔有海鸟的声音掠过,时间在极度的静谧中流逝,几个人被蒙着眼睛,安静的坐在甲板上。

仆人为他们解开了丝帕。
到了。

登陆处立着一个铜像,上面模模糊糊的刻着几个字,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圆形的古堡……

“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蓝紫色的鸢尾花在银白色月光的照耀下轻轻的点着头。

小男孩打了个哈欠,趴在女孩的肩膀上,用带着倦意的声音问:“那结局呢,他们最后都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也许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也许死在了里面。”女孩拍了拍男孩的脑袋说:“累了吗,那就睡觉吧,晚安好梦。”

深红色的草原上,风轻轻的刮着,
一个人裹着披风慢慢的行走,
小木屋里熄了灯。

愿你已放下,常住阳光里。

两千八,其实能多写点的,好喜欢这个世界观,打算加一个轮回梗的,可惜能力不够。
没有小甜饼也没有虐。
tag打的很无力,不知道打什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45)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