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不搞热的 只搞真的

【局漏/AKB/鼠狮】《午夜可微纵》(下)

CP洁癖注意
好久没写了我都快忘了上是什么,前文戳这里

 @怜中戏喻 

目录6

白鼠伸手按掉了闹钟,看了看身边睡得跟狗一样的狮子,思考了一下是叫醒他一起去吃饭,还是自己下去带回来吃。
“还是我下去带上来吧。”白鼠揉了揉睡梦中的狮子的脑袋,起身下了床,穿好衣服下了楼。

楼下一层的电梯门前,路人按了向下的按钮,伸出手想拉着站在一边的KB走进去 ,结果被KB甩开了,路人轻轻的笑了一下收回手,插在兜里走进了电梯。

“你好,我叫哦漏。”

黑发少年冲着坐在沙发上玫红色头发的男子伸出手,男子起身回握说,“叫我局长就好了 。”然后拉着哦漏坐下来。

“好啦,局长别想撩我家漏漏了,好好看你你的剧本去吧。”安合打掉了局长一直握着哦漏的手,把哦漏拉起来向着导演走了过去。

局长坐在沙发上撩撩自己的头发,一边笑一边把头发扎了起来,坐正身子看着乖乖站在导演身边的哦漏,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起身走向了导演。

“嗯,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白鼠坐在收银台旁边等待着打包的食物,看着坐在附近的路人和KB,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打个招呼,毕竟过几天就要谈电影主题曲的事情了……
然后他看到路人挠了一下KB的手心……
白鼠毅然决然的拿起了外卖盒走了出去。

路人看着走出去的白鼠微微的笑了一下,起身去取了一杯牛奶放到了KB的面前,低声说,“这家店的烧鹅很好吃的,白鼠他怎么不打包一份呢。”

“嗯,什么东西,白鼠怎么了。”KB抬起头端起牛奶放在一边问到。
“你的书改编的主题曲要狮子唱的啊,狮子又不管这些事情,自然找白鼠来谈这些事情。”

路人坐在座位上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调出狮子的号码打了过去。

“您拨打的用户不想接您的电话,并向你扔了一条狗,接住请按一,扔掉请按二,拉长请按三,吃掉请按四,扔回来请按六,如果要艹的话请打给白鼠,谢谢……”

路人:“……………”

“我叫你什么好呢,哦漏。”
“漏漏怎么样。”
“不说话就代表你默认啦。”
局长欢快的甩了甩头发,直接决定了对哦漏的称呼一口一个漏漏叫了起来。

刚刚开始拍的时候哦漏的确是紧张的,毕竟是个毫无经验的新手,前期一直拍的磕磕绊绊的,后期局长一直带着他走,两个人经常在房间里一人一句的对剧本,找感觉,磨到后期也总算找对了感觉。

安合一方面觉得欣慰,另一方面也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是个敏感题材,这个片子要是拍好了,估计哦漏一辈子的舆论话题都离不开局长了,应该给一些有意的引导了,宣传什么的也该做起来了……

录音棚里,白鼠坐在旁边一边听着狮子的鬼哭狼嚎,一边有些烦躁的翻着手机里的信息,要不要送狮子出去他之前也想过,送出去对狮子固然是有好处的,可是自己也抽不开身,陪过去根本不可能,让狮子自己一个人去异国他乡又有点舍不得,自己一手带起来的歌手自己也最了解…………
不过……

白鼠:【那就听你的送出去好了。】
Neil:【怎么又舍得了,金牌经纪人先生。】
白鼠:【管那么多干什么,你去好好安排吧,狮子这边的工作我来做。】

看见狮子从录音棚里出来了,白鼠把发烫的手机塞进兜里,就被狮子急匆匆的拉去吃夜宵了。

“诶诶诶,白鼠,我们吃什么好呢。”
狮子翻着菜单询问着白鼠。
“我觉得这个挺好的。”
声音并不是从对面传来的,而是在上方响了起来。
“路人……和KB,你们怎么在这里。”狮子有些疑惑的看着手牵手的两个人问到。
“没什么,出来吃个夜宵而已,介意一起坐吗。”
“不介意的。”一直在滑动着手机保持沉默的白鼠开口说到 ,“最近天干物燥,少说话小心上火。”
“谢谢提醒啊白鼠。”,路人带着笑意回答说。

点的点心因为人少上的很快,饿坏了的狮子吃的急急忙忙,白鼠喝口茶水,帮狮子擦掉脸上的奶油。

路人突然开腔说:“狮子你的飞机票定的什么时候啊。”

白鼠把手里的茶泼了出去。

有意的推动让绯闻愈炒愈烈,票房一日日的见长,
但是现在哦漏基本上不敢出门了,一整天一整天的窝在家里,拒绝了所有的采访节目酒会party,因为在那些场合,所有人都只会问一个问题:“你和局长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如果回答是的话,自己就完了吧,绯闻到底是绯闻,炒作也只是炒作 ,要是成了真恐怕也没有人会高兴的,所以自己还是离他远一点吧,哦漏面朝上躺在椅子上上,挂掉了第二十九个来自局长的电话,拆掉电池关了机。

盘腿坐在床上的局长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机械的女声 ,
下床活动了一下坐到酸麻的双腿,“第三十个了啊,事不过三啊漏漏,这都乘十了,还是不接吗。”

局长有些失意的嘟囔着,手指在屏幕上犹豫了一下,给哦漏发了一条短信,然后点击了删除联系人。

希望你以后能勇敢一些吧,就这样了,漏漏再见。
哦漏的电话卡上收到的最后一条短信。

“什么机票啊,白鼠。”狮子从食物中抬起头,有点迷茫的看着白鼠,“你泼路人干什么啊。”

路人伸手从KB旁边拿到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说:“白鼠你心虚了吗,做决定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的吗 现在怎么不敢说话了,反正你迟早也要说的我就帮你说了呗。”
“到底怎么了,白鼠。”
狮子放下了手里的刀叉,不再用开玩笑的语气问到。
“我们,我们回宾馆再说。”
“好,走吧,让我把这杯奶茶喝完先。”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KB看着走出大门的白鼠和狮子对路人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路人明显情绪低落了很多,闷闷的说,“最近压力有点大吧,过段时间我们去休个假吧,你想去哪里。”
“还是算了吧,我们就这样吧。”,KB喝掉最后一口茶水,拿起雨伞走了出去。

宾馆里的气氛有些诡异,狮子靠在床上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白鼠,说:“也就是说你已经决定要送我出去了是吗。”
“是的,下个星期一的机票。”
“我一个人的吗。”
“嗯,你一个人去,到了那边会有人接你的。”
狮子骂了一句脏话,摔了一个杯子躺倒在床上没了声音。
“你也不能一直让我带的,有些事还是要你自己学着做,到了那边实在有什么不会的打电话给我。”
白鼠起身对着沉默的狮子说,“我出去了,你好好休息,早点睡。”

“早点睡吗……”

#知名剧作家KBshinya昨日宣布离开多年合作伙伴A路人的公司,并无跳槽到其他公司的消息#

彻夜未眠的白鼠看了看手机上的消息,有些惊讶的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感叹了一下世事无常,走向了狮子的房间,打开房门看到了一个干干净净的房间,显然住客已经走了 。

“意料之内的事情啊,机票应该也改签了吧,还不算太笨。”白鼠走向窗台看着蓝天叹了口气。

“桥归桥路归路,以后的路我们都会好好走。”

拖了一个多月也是写完了,还爆了字数,手打的都要抽筋了QAQ
可能有bug明天再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42)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