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不搞热的 只搞真的

《Horror Art Museum》叁

恐怖美术馆
有私设
七个结局之一

“嘎吱嘎吱……”
红色的雕像慢慢的向前移动了一步。

“《尾声》。”
白鼠看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幅画,低声念出它的名字,想起来刚刚在门外看到的分别标着《序章》,《第一章》,《第二章》和《最终章》的四幅画。

“这中间有什么联系吗。”
白鼠把头靠在墙上认真的思考着。

“嘎吱嘎吱……”

“嘭……”

红色雕像撞到了墙上,白鼠惊魂未定的看着突然向自己扑过来的雕像,攥着局长的手上出了一层冷汗,滑腻腻的,有些打滑的被拽着向外跑,KB在后面用力的关上了门。

三人踩着刚刚放在地上的那幅蚂蚁的画跑了过去。

然后听到了“噗嗤……”的一声

画破了。

看着和自己只隔着一条裂缝的红色的无个性姐姐,三人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来管这幅画了,急急忙忙的又出了一扇门,经过了那四幅画,听到哗啦一声重物坠地以及陶制品破碎的声音。

“听这个声音应该是碎了吧。”白鼠气喘吁吁的用着刚刚受到惊吓还有点发抖的声音问。

“应该是,不过还是要小心一点,这个美术馆啊…………”

局长叹了口气,拿着刚刚KB递给他的钥匙,推开了一扇新的门。

“聪明的孩子啊。”路人窝在角落里笑着说,“既然你们都明白了游戏规则,那么就好好享受吧。”他拍了拍手掌。

“别睡了。”

一个小屋子的灯光亮了起来。
“叮铃铃……”

棕黄色色调的房间,

地上用不同颜色的瓷砖砌成了一个猫脸的样子,猫脸的前面有一个鱼形的凹槽 ,左右两边各有两扇门。

“这个美术馆还真是逼死强迫症啊。”
局长捂着额头哀嚎着。

“要不然我们分开走吧,动作也能快一点,不是吗。”
白鼠突然提议道。

“那……好吧,我和KB走这边,你走那边。”

“好,小心一点啊。”

白鼠推开了右边的门,
里面摆放着很多石膏像,还有两个刚刚袭击他的雕像,只不过是蓝色的,白鼠默默的绕开了她们,摸了摸一个石膏像。

地上有一个将近一米的裂缝。
白鼠跨了过去。
“啪叽……”一个石膏像无缘无故的掉到地上摔碎了。

灯光暗了暗,开始闪烁。

白鼠凑上前去,从摔碎的石膏像碎片里捡起来一个木质鱼尾,用漆涂成蓝色。

“滴答滴答……”墙上流下了一点黄色颜料。

“hey,白鼠你好啊。”

局长和KB走进了左边的房间,
地上有八个红色的方格,规规矩矩的排列着。

第一个方格上画着一个小小的火柴人。
局长低头看了看,
然后径直向前走去,在后面的KB看到小人下面出现一行小字。

“来玩……捉迷藏吧……”

“什么捉迷藏啊,让我们找他吗?”

“这个像按钮一样的东西能不能按。”
KB蹲下来,摸了摸红色方格前面的按钮,犹豫的按了下去。

“嗡嗡……”

一面幕布扯开,一轮月亮浮现,美术馆里响起了低婉的音乐,灯光暗了下来。

“夜晚了……”

“这个我来按吧。”

一幅画,局长的心里不由的泛出了不详的感觉。

“啊,这个是什么啊!”

局长站在画的前面思索着,旁边传来了KB受到惊吓的声音。

“你看到什么了啊,吓成这样。”

“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尖叫了一声,还扣了我一点血。”

KB看着手环上的数字由五跳到了四,黑着脸回答道。

“那下一个我来按吧。”

局长一边说,一边挑了一个按了下去。

“被找到了……奖品……给你吧……”

“神TM的运气。”

局长开心的笑的跟狗一样。

当然不是因为自己现在满血了。

欢快的音乐响了起来。

白鼠看着这个从裂缝里冒出来的自带背景音乐还跟自己欢乐的打招呼的金发男人。

“呃,这个,你好啊……”

“诶诶诶,你不是……你不是那个……站在那幅被吊打,呸,倒吊的男人的那幅画前对我笑了一下的那个人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鼠惊讶的问道。

这个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

“这个是秘密哦,”狮子笑了笑回答道,“我要回去了,只是和你打个招呼而已啦,一会见。”

白鼠看着他从裂缝里退了回去,还笨拙的被卡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烧。

“好想喝水啊……”

白鼠嘟囔着说,
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啊……
哪里有点不对啊……
到底是什么呢……

苦苦寻觅奖品的局长和KB

“奖品原来在这里啊……”

在一幅名叫《厨师的手艺》的画的前面,

局长把木质鱼头捡了起来,

“这鱼是被厨师剁了吗,那另外一半应该在白鼠那里吧。”

“那我们出去找白鼠吧。”

白鼠闭着眼睛坐在墙角。

局长和KB把他叫起来,一起把木质的鱼头和鱼尾放进了猫前面那个鱼形的凹槽里。

“喵……喵……”
“喵……喵喵……”
随着此起彼伏的猫叫声,猫的眼睛变成了红色,竖成了一条,中间出现了一条路。

“这猫叫的狗一样的。”

长长的路,听着渺茫的音乐声,
三人慢慢的走着。

入目就是一幅画,红色的眼睛瞪着,甩着舌头,吐出来一块蓝色的东西,局长尝试着碰了一下,然后……

“哈哈哈哈……叫你刚刚嘲笑我,现在和我一样了吧,哈哈哈哈……”

局长看着刚刚回复到五点的血量又降到了四点,表示心很痛。

白鼠表示,我能和他们分开走吗。

旁边有一幅全白的画,没有内容。

于是三人开始向右走,

墙上有一行字写着:

“小心猛唇。”

再往前走,一个红色的嘴唇嘟囔着:“肚子饿了……给我食物……肚子饿了……”

“那我们现在给它找吃的喽。”

局长一边说一边向前走,
然后被绿色的墙上出现的黑色的触手吓了一跳。

“以后走路不要离墙太近了。”

“骗子们的房间。”

一行黄色的小字写在墙上。
旁边有一扇棕色的门。

亲亲抱抱么么艹
狮子终于上线了,哦漏什么时候才能上线啊……
👇欢迎订阅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34)
  1. 怜中戏喻官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Horror art museum
    安合: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