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你知道小明的爷爷为啥活了一百岁吗

豆天豆 | 梦语

二十分钟没什么质量。回答问题那里是原话。



如果说有一天再相见,将这份无用思念,与你再讲一遍。
那我再看一眼,你眼中倒映的世界,一瞬永远。



乐正绫的《梦语》,推荐BGM。



宇野昌磨从冰面上走下来,弯腰套上鞋套,结束了上午在江陵冰上中心比赛场地的训练,不出意料的在旁边看见了记者和摄像头。

面对凑过来的摄像头时不自觉换上面瘫脸,站直回答着记者的提问。

虽然还是很不擅长应对采访,但总算是比以前好了一点,教着背了几个模板也不至于冷场无话可说。

问了几个常规问题后,记者说:“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您对中国的金博洋选手是怎么看的呢?”

“嗯……中国的金博洋非常棒,我很尊重他。我们场上是竞争对手,场下是朋友,希望我们都在比赛场上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水平,不留遗憾。”



是什么时候开始被放在一起比较的呢。离第一次比赛遇见,已经过去几年,对花滑选手的职业年龄来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足以改变许多,但对于普世时间,几年也只是弹指一挥间而已。



宇野昌磨只能承认自己记性很坏,只记得一起上过几次台子,闹了个小笑话,一些互动,几次短暂友好的交流。

发音奇怪的日式英语,和语序混乱的中式英语的交流。每次和金博洋说话的时候,总能被对方逗笑,不自觉多说几句话。这个人有能把对方和大家带到他的快乐节奏中的力量,相处时间总是不缺愉快片段。

他一直有看别人比赛的习惯,看对方高远都很好的四周,奇怪的编舞,和朴素的考斯滕,那次在中国闷热南方,金博洋的白背心留给他的印象实在过于深刻,可能是如果新加水钻重量对于跳跃有微妙的影响吧,他也因为左右不太一样重而困扰过,有些事情的确很难改变。



但这不妨碍金博洋身上有很多,他或缺少或羡慕或喜爱的东西。不只是跳跃高度,还有其他其他的,开朗的性格,和谁都能玩在一起,永远带着的笑容和……虎牙。



这不能怪他,日本人对虎牙没有抵抗力,如同他们对JK的沉迷一样,是普遍完美的可爱认知。



宇野昌磨没有公开的官方的INS账号,不代表他私下也没有。身为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经常会看看游戏相关。然后顺便,非常顺便,碰巧的,刷到金博洋相关的内容。大多都是配图大赞他的可爱,还有一些技术分析,以及和他那位前辈的互动。



宇野昌磨看着一张饭拍,突然觉得金博洋他白的像一团奶油,再点缀几粒草莓就可以打包塞进外卖盒子。

从脑子里蹦出来的奇怪想法。



不过他当晚真实失眠了,是不常见的事情,打了把游戏也没有作用,索性打开电脑上YouTube上翻视频,从14-15赛季的JGP开始看起,直接彻夜没睡,第二天挂着黑眼圈打着哈欠,差点被教练摁在墙上捶一顿。






随缘有下。

刚编辑完就发数学卷子,一个小时后收,溜了。





标签: 豆天 天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41)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