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不搞热的 只搞真的

星锐/辰仁之美 | 无限世末(中)

辰仁多一点,调戏大自然怎么这么好玩
搞了一个置顶
上章传送门。





周锐的声音悠悠从副驾驶冒出来,煞风景的打破了气氛。

“我建议,下次路过便利店,我要去拿一打眼罩备用。”

在一边装睡的朱星杰没憋住破了功,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丁泽仁惊了一下,脑袋差点撞到车顶,被周彦辰手快按住了,他一只手捂着烧起来的脸,心想自己才是急需口罩的那一个。另一只手在旁边掐周彦辰的腰,小声和他抱怨。



“你怎么都不告诉我的。”

“不告诉你什么。

“大家都醒着呀。”

“我以为你知道。”周彦辰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上满是(装出来的)疑惑,一脸谁知道你这么迟钝的表情。

“没事的泽仁,”周锐探头过来,一脸微妙的说。“这才多大点尺度——现在是没条件要不然我早——!!”



朱星杰手快听到前一句就及时撕开包装,往喇叭花嘴里塞个卤蛋堵住下一句,后者赶忙躬身拿水。周彦辰捂着丁泽仁耳朵,不让他听,想了想蹭过去,把他的视线也挡住。然后扭过头去吐槽周锐:说什么呢大白天的能不能矜持一点。

“人家彦辰玩养成不懂吗?不要破坏养成系的乐趣懂不懂?”

朱星杰(好像很懂的)补充了一句,露出一副操尽了心历尽沧桑的表情。

周锐还在嚼卤蛋,没空说话,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他知道了。



大早上折腾一番,给车里增添了轻松气氛,缓解了压抑气氛,按轮班换了周彦辰开,四个人像学生换座位一样,分组从前排和后排互换。

换到后排的周锐把中间的靠垫掰下来,从空处看了看后备箱里的食物,牛肉午餐肉罐头,每天就着饼干,配几粒维生素。吃了这么多天周锐觉得自己都要吃成罐头了,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小炒肉白米饭。



为了转移浮现出的口舌之欲,周锐靠在座位上瞎想,想着想着就开始寻思那天丁泽仁身上的疤,看起来新鲜不像旧伤,这些天又一切正常,没有要变丧尸的模样。

兴许是让别的什么划了,别想太多了,周锐说服自己。



自从一天晚上开车撞上一队丧尸,差点出车祸,之后到了晚上他们就找个地方停车睡觉,没再倒班开夜车,进程就慢了,一直走走停停的。





“我好想睡床,天天这样骨头都疼。”

周彦辰躺在丁泽仁腿上,委委屈屈的曲着自己的腿躺在车后座上,冲着小丁同学撒娇。

周锐回头看他一样,缓慢地把副驾驶的座椅又放低了一点。



一路上也路过不少旅馆,始终没人提去看看,一来没什么有用的,二来怕遇到危险。

周彦辰这次提了出来,大家都有点怀念家里的床,软乎乎可以舒展躺着的那种,人类社会的床。

“我们进市区去看看。”

最后还是朱星杰下了决定,导航已经接收不到信号,周锐翻了翻从路边便利店拿来的地图,把吃完的罐头放在一边,试图找到一条去市区的路,车开起来的时候颠簸,看地图看的周锐眼花,让朱星杰把车停到路边,好让他摊开来看。



“泽仁想出去一下,我陪他去,你们在车这里等一下。”

“嗯好,你们小心一点。”
周锐头也没抬,叮嘱一句就答应了。



“周锐你刚刚把什么扔出去了?”

“不是罐头盒子吗?”

“???盒子在我这里啊?”



这是什么?丁泽仁晃了晃飞过来的儿童玩具,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他觉得这个看起来有点眼熟,还没来得及研究一下,被周彦辰按着蹲了下去。

不过按的,稍微有点迟,玩具发出的声音吸引来几只丧尸的目光,离得近的那只缓慢冲着声音方向转过转头,两个人挨在一起,听见对方如鼓的心跳声。

出人意料的是,丧尸看起来对他们不太感兴趣,也不知道是因为安静下来了,还是它们有比抓到这两个发出来声音的人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俩人躲在一丛灌木后面,听着丧尸群小声的哀嚎,拖沓沉重纷扰的脚步声,两个人屏住呼吸,将身体压低,小心不要碰到枯干树枝。

“他们这是在往哪里走。”

他们不知道的是,成群结队的丧尸正往海里行走,仿佛受着太平洋中心的召唤。

不过这不关他们的事了。



待在原地趴了五六分钟,丧尸群才全部走掉。两个人从躲着的灌木丛里出来,轻手轻脚的往回走。丁泽仁踩到一点感觉微妙的东西,一低头,面前横着一条丧尸掉下来的胳膊,上面还戴着戒指和手镯,丧尸群刚走不远,仔细听还能听到脚步踩地声。

周彦辰捂着丁泽仁的眼睛把他带走,绕开那条胳膊,小声在他耳边说,“不,不用还给它,没事的,他一会儿发现丢了会回来的。走了走了,我们回车上。”



隔天清晨突然下起大雾,为了安全停下来原地等待雾散去,诡异的安静,带来一种种强烈的不真实感,没人说话,周锐伸手去勾朱星杰搭在腿上的手,握住后真实感回归些许。



“我有点……算了,好好歇一会儿吧。”



雾散去后没多久,天上先是下起了雨,丁泽仁脸贴在车窗上,透过被雾气蒙模糊的窗看着外面,过一会儿飘起小雪,今年冬天来的格外早,周彦辰打开天窗放进来些今年初雪,没来得及浪漫一下,冻得没两分钟就关上了,还被周锐抱怨还要开空调费油。



约摸三个小时,车开进了市区,市区里相较高速路热闹一点点,街道上零零散散走着几只丧尸。

朱星杰很勇的开着车直接冲进了酒店大厅,活人没有,丧尸服务员和丧尸游客倒是有几个,在大堂和走廊里晃悠,还好,丧尸潮爆发的时候,这边并不是旅游旺季,游客并不是太多。

放倒一只清洁工丧尸,从身上摸出来万能房卡。四人直奔最顶楼的套房,刷开房卡后贴着墙边溜进去,里面空荡荡的,床铺洁净放着叠好的被子。



街道上似乎有别的车辆驶过,马达声在安静的夜里格外响亮,晃过的白色车灯将梧桐的叶影投在窗帘上。车驶远后,没开灯的房间里又陷入了安静。



最后朱星杰出声打破安静:不如我们玩点什么游戏吧。





—TBC—





想要评论。都会回。
过渡,有一点点暗示结局,太平洋那段其实不太重要,因为我圆不出来的,世界观没编那么大(。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05)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