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你知道小明的爷爷为啥活了一百岁吗

星锐 | 人间水蜜桃

半小时搞出来的一点过去幻想,写的很糟很平淡。
小锐生日快乐,永远快乐。都要越来越好。

顺便想摁着所有人的手点开这个视频
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绝版粉锐、强撑霸气的奶辰和真的霸气的杰总。



“粉色的鞋子,粉色的衬衫,牙刷也是粉色的,朱星杰你真的很少女心欸。”



周锐低着头在衣柜里翻东西,把朱星杰的东西都堆到一边,嘴上也不停的吐槽他。

“少女心rapper杰哥。”在一边压腿的周彦辰补充一句。

朱星杰被戳了软肋,咔咔掰手指,示意你们两个想谁先过来挨打。周彦辰扮个鬼脸滚去吃饭,周锐收拾出来要找的东西进了卫生间。赶紧远离需要维持自己酷盖形象,处在暴躁边缘的rapper。



周锐之前染的栗色掉没了,用毛巾揉着刚洗的头发,另一只手刷手机。

“最近流行什么颜色啊?”

“不知道,我们又不像你总染头发。”

周锐想了想也是,放弃咨询意见,继续低头刷网页。



“染个灰色怎么样。”

“你这是当妈还不够,还想升级吗。”

周彦辰端着饭,又溜过来吐槽。

“你想拥有一顿混合双打吗周彦辰??”

朱星杰也凑过来,三个人围着一部手机,讨论半天也没定下来。两人各执一词,左右两边叭叭的。听得周锐头疼,心想自己不如去染个阴阳头,两边一边一个颜色。



“紫色呢?”

“紫色不好,有点显村。”

一般来说,小朋友总是不需要求生欲的。

“说谁村呢?会不会说话?”

“救……救命……我要被锐哥掐死了——”

朱星杰回头就看到周彦辰被周锐作势掐着脖子按在书桌上,挑了挑眉毛当做无事发生,转回去继续看他的书。



隔天周锐谁的建议也没听,自做主染了个粉发,像一颗软乎乎的大桃子,朱星杰过来揉了揉,神色有点说不出的羡慕。



粉色新染时颜色新鲜,洗了几次慢慢淡了一点,有点接近被称为“dirty pink”的粉红。

之后朱星杰只要得空,都喜欢来摸摸周锐的头发,总能想起来老家的秋桃,开花最早成熟最晚,每年都结一树粉红果实,没什么人打理,用自己旺盛的生命力灼灼其华。

他们也是这样坚强又努力的活着,期待有一天得到命运的回馈。



结束了一段时间的练习,得了个三个人都有空的时间,一起出去溜达。



周彦辰想吃麦当劳,朱星杰说去吃海底捞,石头剪刀布打平三次后,周锐做主选择折中,先去打包麦当劳然后去海底捞店吃。

收尾在路边摊的烧烤,吃烧烤不喝啤酒总是说不过去,但周彦辰不喝酒,脾气上来了看都不想看一眼,另外两个人就就着他,一起喝冰镇果汁,看起来另类又有趣。



此时他们刚合宿几个月,年少无畏,梦想滚烫。




而周锐在练习室里晃着一头粉发跳舞,以为自己很酷很凶,朱星杰和周彦辰默契的不告诉他,其实看起来还是软乎乎的,像个人型水蜜桃。

—END—



粉色梗是星辰的乐鱼采访,小花说杰哥喜欢粉色有粉绿鞋,锐哥有次拍摄也穿了粉绿鞋,猜是同款吧。猜错不管。

想要评论……
加空格的时候把文看了一遍自己打出来上面那句话都心虚,真是对不起。太急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63)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