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你知道小明的爷爷为啥活了一百岁吗

双周 | 隔夜玫瑰

夜晚废料,有一点星锐。




“人生总会做出许多错事,不理智的选择,无法避免,又不是游戏能开无敌buff。”

“那你爱对人了吗?”



周锐这才按灭烟,把放空的目光拢回来看面前的小朋友,瞎问问题的小混蛋。他一直称周彦辰为小朋友,把距离巧妙拉远又拉近的称呼。勿论他们只相差四岁。

“没有。”

周彦辰心里明镜,吸了口奶茶没接话。

“虽然是个混蛋,不过我跑的早。”

“时间可以带走伤痛。”

小孩咽下布丁很快接了一句。

“但是还是会留疤。”



话里有一点黯淡,但还是平静的。刚刚那支烟燃了一半就被掐灭了,沾了茶水湿哒哒的,周锐又点了一支薄荷,将烟吐到另一边的半空中。烟雾缭绕下周彦辰看不清他表情,或许是笑着的,或许什么表情都没有。天色降下昏暗。



小阳台上吹起晚风,从身上抚过去,是轻柔的。

周彦辰印象中的周锐成熟圆润又会讲话,总是光彩照人的样子。隔了几月未见。此时看起来有些阴郁和憔悴。



没化妆,人的气色看起来憔悴许多,却不是被生活折磨的那种,而是含有情欲意味的憔悴,仗着骨相好,撑着一副艳丽皮囊的劲。

周彦辰觉得他改变许多,瞧人的眼神也与以往不同。

鬼使神差的,他凑过去嗅他的烟,轻声问,“我可以吻你吗?”



周锐抬起头来瞧他,没上妆的眼睛少一点媚,瞳仁依旧是明亮的。又笑了,把烟抖了抖,斜搁在翻转过来暂时充当烟灰缸的茶壶盖上。

起身贴过去给了周彦辰一个薄荷味的吻。两三秒钟局势翻转,被小朋友把着手腕按回椅子上。

对方只会奶乎乎的咬他的嘴唇,咬的周锐整颗心都软了,空出来一只手抚着周彦辰脑后的头发,晕晕的想,这是他带去必胜客,喝一杯含酒精的西柚冰沙都会醉的小朋友呀。

周锐像只温顺的猫窝在椅子里,周彦辰还握着他手腕,觉得瘦了好多,顺势跪下去把头枕在他大腿上,摸他破洞牛仔裤中露出的肉,水洗牛仔裤穿久了面料很顺,枕起来脸颊都是凉的。在亮光下看周锐垂下的手腕上被握出的红痕,手腕内侧青色的血管。周彦辰还有心情试了试他的脉搏,跳的平稳。



平时在舞台上总是艳光灼灼的,别人说他俗,可他不就喜欢这个俗,高贵冷艳俗气,俗到骨子里。

“下回还见面吗?”

“我长期住在这里,要不要给你留张房卡。”

”不用了。

周彦辰带上门出去,他明天还有工作,不能待彻夜,临走前没头没脑问周锐一句。

“我们像吗?”

周锐正拎着那半截烟,站在床边发呆,被突然的发问弄得一愣,没过脑子顺嘴回了一句“不像啊。”语调扬起来,又吞了半句话没说。

他也没那么幼稚。

幼稚虽然,虽然还挺可爱的。



周彦辰按了电梯下楼,想起来他们仨有一起吃饭,是在什么泰国菜还是杭州菜馆。他记不清了,反正有条鱼,还是那家店的招牌菜。周锐嫌麻烦不想动手,又在减肥,一筷子没夹。朱星杰把转盘转过来,夹了一块鱼,在周锐碗里放下去,复又伸回去,挑去上面一根刺,动作做了千百次一样熟悉。


那顿饭他是没吃好,一直记到现在。

还有餐桌上玻璃花瓶里插着的,垂着头打蔫的玫瑰。



—TBC—



小朋友分得清什么是爱什么是依赖吗





想要评论,都会回。
随缘有续,惆怅的夜晚可能不太多。

标签: 双周 星锐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73)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