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不搞热的 只搞真的

豆天 | 我真的不想起标题就先这么搁着吧

勉强算shoma视角。没有文感流水账……

羽生前辈没有来,没人和他聊天。宇野昌磨无聊地在冰面上转圈,冰屑簌簌飞起来。周围人都在热切的交谈,复杂的,听不懂的英语俄语中国语。

中国语……

宇野四周寻找了一下,发现中国的博洋选手也没有来。
怎么形容他们的关系呢,应该只能勉强算是熟悉的朋友。

他俩年龄相仿,升组时间差不多,美国站,世锦赛,其他大大小小的比赛,被本国媒体中二气息爆表的形容为宿命般的对手。

几年前还一起参加过一个剪彩,在陌生的中国南方,在冰场准备表演的时候,宇野穿了件正式的考斯滕,闪闪发亮的那种,看着对方朴素的——白背心。

博洋选手的审美好微妙。宇野在心里想。

或许对方家境不太好?一开始的确是这么想的,花滑是一项相当烧钱的运动,自己之前也长时间处在入不敷出的状态里,不过后来看他和羽生君讨论耳机什么的时候,宇野收回了这个想法。

大概真的是审美比较微妙。

但他们交流并不多,毕竟横着一道语言坎,但羽生君似乎和他玩的很不错,明明也是听不懂对方讲话,或许在用脑电波交流吧。

热情洋溢的,似乎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天生的自来熟,四大洲锦标赛的时候,宇野看着等分的博洋选手,想起来15年GPF对方主动通过屏幕和他打的招呼,迟疑的抬起手向镜头挥了挥,一边挥一边有些不好意思的把目光闪闪躲躲看向旁边的刑事。

但是博洋选手没有回应他,对方拿到了300+的分数,优胜,比自己高了几分,正在激动的和教练拥抱。

对谁都是一样的热情开朗啊——宇野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交朋友真的好难。

之后的印象,宇野昌磨对金博洋的印象仍停留在是跳跃很优秀的选手,预备练习时看对方潇洒的跳出来一个又一个跳跃,无可挑剔的clean,对于3A都磨了几年才出来的他来说,着实有些羡慕。

集体活动什么的,完全靠万能的翻译戈米沙,宇野靠在沙发上玩手机,戈米沙进来,用他一贯的热情调子问他,要不要出去走一走,宇野是那种对观光毫无兴趣的,甚至会记不清上次去过哪里比赛的人,他把手机扣在沙发面上,拒绝的话顺到嘴边,不经意抬眼扫到门口上扒着的博洋选手和羽生君,望着他们的笑脸,鬼迷心窍的,宇野关闭手机游戏,回答道:“好啊。”

反正是tb没有c系列,放一个小对话

“这不公平,为何全世界都宠天天。”
戈米沙凑过来用日语向宇野抱怨说。
“可能是他比你可爱会卖萌。”
宇野思考了一下认真的告诉他。

米沙:这天我们没法聊了。

挥手没回答的是,AV21303830,fs的后面几分钟。感觉shoma有点委屈巴巴。


顺便我混乱邪恶什么都磕欢迎大家评论私信我唠嗑磕。还可以解答一些关于shoma的奇怪洗脑包【】

渴望评论——

标签: 豆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7)
热度(50)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