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鸠

你知道小明的爷爷为啥活了一百岁吗

凹凸x圣杯战争 | 悬钟(二)

我流骑士感安哥,安狐雷卡瑞金有。cp向其实不明显,打架写的十分垃圾。
第一章传送门

—鬼狐卧室—

动物有本能找到最适合睡眠的角落,完全凭靠一种直觉。安迷修推开隔壁未锁的房间门,窗户关闭房间闷热,他拉开厚重床帘,想开窗通风。无意间发现像小动物一样 蜷缩在宽大窗台上睡着的鬼狐天冲,不知为什么脑海里闪过这样一句话。

没了窗帘的遮挡,睡着的人很快醒来,鬼狐睁开眼睛,揉开惺忪睡眼,赤脚下地,摸到鞋子慢慢穿上,骑士一直在旁边看着,手里平稳的端着烛台,全程一言不发。鬼狐左脚绊右脚,花了好一会儿才穿好鞋子。

两个人一起下楼。

偌大的宅子里其实没几个人。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睡着了,不好再吵醒厨师和马车夫,两个人步行出门觅食。

找到一家彻夜开着的小店,门口挂着画着微笑笑脸的小木牌,是充盈的人间烟火气。

店里只有寥寥几位客人,上菜很快。鬼狐喝了一点酒,他酒量并不好,脸颊通红,连眼皮都红了,年轻厨师在客人面前炸天妇罗,手握寿司,梅子酒酒瓶搁在餐台上,小架子上挂着小瓷杯风铃。

鬼狐有点喝多了,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嘟囔一句。

“我想喝粥。”

“嗯?”

安迷修没听清楚。

“粥。”

这次言简意赅,骑士听清楚了,询问老板这里有没有粥卖,得到没有的回答后,准备起身结账转移阵地。

门口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雷狮扶着自己的锤子靠在门框上,卡米尔落后半步站着,帽檐压的低低的。整个店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

卡米尔觉得在别人店里打架不好,拉了拉雷狮的围巾,轻轻地把他往后拽。

雷狮懂他意思,笑了笑说:“我们出去聊聊?”

鬼狐点了点头,顺手把店里的门关好,门口的小木牌前后晃了两下,笑脸那面翻转过去,背面用英文花体字写着GOODBYE。

—雷狮海盗基地  前一天下午  —

“鬼狐天冲,魔术师世家鬼狐家的私生子,上边原本有嫡出的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在他十七岁的时候,家主和他的哥哥在外出时意外身亡。”

卡米尔意味深长的咬重意外身亡这四个字,然后接着说,“两个姐姐早就出嫁了,鬼狐家实际上就是他,鬼狐天冲在掌权了。”

“母亲?”

“没有资料。”

雷狮啪嗒一声拧开啤酒说:“这个人,有点意思。还有什么吗?”

卡米尔翻开下一页,“还有他的心腹莱娜,从小就在一起长大,充当管家这样的角色,对暗杀一类非常在行。”

卡米尔有些着迷的看着雷狮灌下一瓶啤酒,微微沫子溢出,顺着扬起的脖颈滑下来,在黑色衣物上留下不明显的水渍。

“大哥是,想去会会他吗?”

—空旷地—

“你是要和我战斗吗。”

安迷修把剑横在胸前 随时准备防着对方突然发难。

“骑士保护主人,这是职责。”

“还真是忠心耿耿,你们才认识几天?一周有没有。”

安迷修示意鬼狐后退,鬼狐也并不想卷入肢体斗争,他不太擅长这个。

打了一会,安迷修突觉魔力有一丝絮乱,快速转头朝鬼狐的方向看去,只一个模糊的人影子。他一走神让雷狮抓了空子,高举雷神之手凶狠砸下,安迷修抬起双剑格挡,向后急退 才没让锤子砸进地里去。

他也想快点撤退,看看鬼狐情况如何,鬼狐也教他不要恋战,可雷狮似乎打上了瘾。不分出胜负就不放他走的架势。面对接二连三挥来的攻击,安迷修不敢分心,专心与他对打起来。

另一边鬼狐也遇到了点麻烦,某位金头发人造人压着他不肯走,一副高傲的小孩模样。

“你也是这次的御主之一吗。”嘉德罗斯撇嘴哼道,“有点弱,不过比格瑞旁边那个强一点。”

“嘉德罗斯...你知不知道你很重的......”

金发人造人还压着他,小小的一坨却很沉,让鬼狐很不舒服。

“你身上的气息,真是令我厌恶。”

“是谁给你勇气对我说这种话的?”嘉德罗斯意外的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看着后方正缠斗着的两个人,“你的英灵骑士吗?”

他又凑近鬼狐的尖耳朵轻声说:“可是我觉得他要撑不住了——真是可怜呢,摊上你这种御主。”

鬼狐朝着他背后露出一抹微笑,嘉德罗斯痛觉迟钝,但是挨了一刀这种事情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大意了,他想。

莱娜悄无声息的蹲在他背后,脸上盛着和鬼狐一样的微笑。

—金租住的阁楼—

“金,你为什么要参加圣杯战争。”

格瑞看着金毛茸茸的发顶问他,经过他这几天的观察,金整个人散发的傻白甜气场,和这个战场格格不入,自己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很穷,又很弱。

格瑞又开始怀疑灵生了,金这样是怎么召唤的自己,随便画个阵就出来了吗。圣遗物呢?

“我参加圣杯战争,是为了找我的姐姐。我想向圣杯许愿团聚。召唤用的是姐姐留给我的戒指。”

格瑞噎住了,这个人,运气倒是很不错。

“那你有没有接下来的计划?”

“没有。”

金十分诚实的回答了。

格瑞觉得自己,有点想吐奶。


—tbc—

热度评论是更文的动力之一,上章反响还阔以,继续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43)
©官鸠 | Powered by LOFTER